《画皮》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狐狸精

by admin on 2020年4月18日

周迅扮演的狐狸精已不是什么女鬼,而是一个苦恋王生的情痴。为了淡化她吃心的罪恶感,导演安排她吃的第一颗心来自沙匪–此人邪恶好色,典型的坏蛋。然后通过别人之口交代,她吃心是为了延缓衰老,保持人形,不得已而为之。为了嫁给王生,她是杀了不少人,可是到了关键时刻,她舍去小我救活所有的人,而自己退化为一只平凡的狐狸。

到了陈嘉上如今这一版,最大特点是全片没有一个真正的坏人,不过是为情所困而干了一些荒唐事,终究都闪现了美丽的人性光辉。这个片子以武侠和魔幻为包装,实则是一个曲折的爱情故事,也可以说是一部家庭伦理片。影片说的是当代人在心理上或行动上多少都会遭遇的出不出轨的问题,不管人们在生活中做出了怎样的选择,对这个题材都不会无动于衷。

第二版

看了影片的资料,没找到编剧的名号,那就只能归功于导演陈嘉上了。陈嘉上的作品,为人们广为熟悉的是周星驰的《逃学威龙》《武状元苏乞儿》和李连杰的《精武英雄》,似乎他只是个动作片导演,其实他最出色的作品是《野兽刑警》,腐败的警察、无情的江湖,力拔千钧,震撼人心。在香港电影圈,他被认为是最有人文深度的导演之一。新版《画皮》中没有正经反派,也没有血腥场面和恐怖鬼脸,赵薇和周迅把脸涂白就算妖怪了,能把这样一部高度过滤、充满祥和的影片拍成现在的水准,陈嘉上显示了自己的功力和水平。

第一版

你看看,不管人神魔怪,所有的角色对自己的道德要求都很严格,都在生死悠关的时刻表现出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高尚情操,结尾自然是一笑泯恩仇,齐奏凯歌还了。我们知道,一部电影的精彩激烈有赖于正邪双方的殊死搏斗,坏蛋越狡诈凶险,胜利越来之不易,看片的感觉才越酣畅。这部电影中没有一个真正的反派,也能奇峰迭起、情仇交错、牵动人心,编剧和导演当得一个能字。

陈坤扮演的王生不是王书生的简称了,而是本名如此,还当上了带兵的都护。他虽然心仪于美貌狐狸,却只是意马心猿,理性则始终清明,绝不出轨。他还说了一句颇能打动人心的台词–悲愤地对妻子说:妖其实在你心里,因为你就是不相信我能做到!

赵薇扮演的佩蓉更是一个充满大爱的贤德女子,为了丈夫和城中百姓不再遭殃,她甘愿献出自己的生命。甄子丹扮演的庞勇,不用说是正义的除妖阵营中的主力选手。孙俪扮演的降魔者最是清纯无暇,她也在最后忏悔说:我就是因为心中充满了怨恨,才拔不出魔剑!那个杀人如麻的飞天蜥蜴该是铁定的反派了吧?不,他也只是为了痴恋美狐而杀人越祸,其情可悯。

新版

《画皮》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狐狸精 azuo 2008-09-27
13:08:07来源:迄今为止,这是我看到的第三部《画皮》。三个版本年代不同,情趣和氛围也大相径庭。香港凤凰影业1965年出品的《画皮》是由鲍方导演的,古典美女朱虹出演恶鬼装扮的女子。那个版本最忠实于原作,人就是人,鬼就是鬼,王生一念之差招了鬼,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恶鬼跑到人间来害人,遇到高人也难逃一死。看的时候年龄尚小,情节今已恍然,只记得两个惊悚镜头:一个是王生去查看神秘女子的动静,隔窗看见一个狰狞的恶鬼正在画皮。王生吓得晕倒,而恶鬼听得动静,一转身绕到人皮后面,成一美丽女子。另一个是恶鬼图穷匕见,现出原形入室掏心,其情状给我留下了长久的恐惧记忆。再一个是1992年大师胡金铨的《画皮之阴阳法王》,郑少秋演的王生更加鄙俗,在妓院里说大话,使小钱,路见陌生女子就动了色心,一意纳人家为小妾。而王祖贤扮演的女鬼本不愿害人,无奈受制于一个修炼千年,法力无边,不仙不道,不神不鬼的阴阳法王。鬼的真容像被火烧过的人脸,也很吓人。前半程是聊斋里的故事,后半程就是太乙上人与阴阳法王斗法的自创情节了。这一版,书生庸俗,女鬼善良。

当然,这样做也会留下缺憾,紧张激烈地悬疑和厮杀了半天,最后狐狸精把千年修炼的灵抛到天上放了个焰火,就死者复生、天地同春了,这会给人强烈的过家家和逗你玩的感觉。好比中国的恐怖片,在大半篇幅里杀机重重、鬼影幢幢,把人吓个半死,最后五分钟揭开谜底,却全都是梦,全都是幻觉,噩梦醒来是早晨,阳光灿烂又一天。这种安排让人不过瘾,不解气,不信服。当然,大环境如此,怪只怪香港电影人已经失去了无所顾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